欢迎访问郑州新世纪材料基因组工程研究院!

邮箱登录

中文

English

Copyright©2018 郑州新世纪材料基因组工程研究院  豫ICP备18030750号-1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 郑州

 

扫一扫查看
手机网站

>
新闻中心详情
研究院新闻
媒体报道
科普知识

从孔夫子言志看儒家之“信”

作者:
来源:
2021/01/06 09:54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
  孔夫子真切可爱之处,可见于《论语》中简约记录的与学生的闲聊。例如他与理想学生颜渊与最信任的学生子路的聊天,就充分表达了君子儒者不同的志向层级。

  【颜渊、季路侍。子曰:“盍(何不)各言尔志?” 子路曰:“愿车马、衣轻裘,与朋友共。敝之而无憾。”

  颜渊曰:“愿无伐(夸)善,无施(张大)劳(功劳)。”

  子路曰:“愿闻子之志。”

  子曰:“老者安(安逸,安置)之,朋友信之,少者怀之。”】

  朱熹注:”老者养之以安,朋友与之以信,少者怀之以恩。一说:安之,安我也;信之,信我也;怀之,怀我也。亦通。”

  从逻辑“动宾倒装句型”一致性考量,夫子之志似应更贴切地理解为“安养老人(老吾老及人之老),信任朋友(从而达到取信于友),施恩后代(幼吾幼及人之幼)”。不过,古文词义、语法、逻辑概念显然并不严谨,对古文的总体理解最终还是要落实在其“中心思想”(60/70年代语文课堂常用术语)上。忠恕的核心是个人体行先于立言(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),从而构建“仁心引领、义礼智信为体”的五常德治和谐社会。所以朱熹给出的两种解释,剔除第一句自相矛盾之处,都可以包罗其中吧。

  朱熹的师承程子(颢/颐)解释为:“夫子安仁,颜渊不违仁,子路求仁。”

  从孔夫子这通言志,可见他对“信”是极其重视的,仁政的终极目的,无非要落实在老人与儿童(弱势阶层)的福利保障上。仁心为本,诚信是仁德社会的重要内核基础与外在反映。所谓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!”。孟子一降,把“信"划分在所谓“四体”的仁-义-礼-智之外(“四体为本,信在其中”),似乎有些偏离了孔子(”参乎,吾道一以贯之”)、曾子(”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”;”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…”)的仁信忠恕范畴设计(?)。愚以为,从重要性来说,仁是儒教的天理本心,义是与仁相宜的基本原则,忠恕是求仁行仁的基本方法,信则是张大仁义的基本保障。所以,有子认为,“信近与义,言可复也”,没有诚信,仁义也就难免流于挂羊头卖狗肉的无聊口号!

  孔子诸位弟子,我认为子路最可爱。子路是很在意追求忠恕的。“子路有闻,未之能行,唯恐有闻”。接受夫子教诲后未能落实执行,就回避听到老师哼哼(我有这样的学生吗? )。立志将心比心,自己好也让大家好。末了一句就算不成功也不会再遗憾了,道出了一个儒侠的纯真可爱。可以理解孔夫子为什么会说: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从我者其由与(欤)?”(我要是被迫流落海外传教,还追随我的会是子路吧?!)。

  乖乖学生颜渊的境界,有点近于道家”功而不有、为而不恃“的境界,间接体现了孔子问礼,受老子影响的仁义之“上德”(“上德不德”,遑论其它)。